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的持续扩散,2020东京奥运会变得命运多舛。

  北京时间3月23日,加拿大奥委会和残奥委官方发布声明,加拿大将不会派队参加今夏的2020东京奥运会。声明表示,“没有什么比运动员和国际社会的健康与安全更重要”。

  随后,澳大利亚奥委会全体执委也一致表示:由于选手们不能保障正常训练,代表团将无法在今年7月集结;澳大利亚已通知选手,提前做好奥运会延期一年的准备。

  接着,瑞士、挪威、英国,也都纷纷要求推迟举办奥运会。

  在此国际压力下,昨日晚间,国际奥委会与东京奥组委发表联合声明,确认2020东京奥运会将推迟至2021年举行。

  据悉,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·巴赫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进行电话会议,双方达成共识,为确保运动员、所有东京奥运会的参与者乃至国际社会上每一个人的身体健康,东京奥运会应推迟至2020年以后但不晚于2021年夏举行。但东京2020年奥运会和残奥会的名称还继续保留。

  不久前,安倍首相还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奥运会将如期举行,奥运圣火也已经从希腊的奥林匹克山上点燃了。如今,因东京奥运会延期举办,原定3月26日开始的东京奥运会火炬传递取消。

  32年前,日本曾上映过一部名为《阿基拉》的科幻动画电影。里面有一处细节:2020年日本东京奥运会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影响下停办,画面中倒计时的广告牌永远停顿在了“距离奥运会还有147天”。

  这部如今已经被奉为赛博朋克(Cyberpunk)经典电影的《阿基拉》,根据大友克洋的同名漫画改编,讲述1988年东京发生毁灭性爆炸的31年后,重建的“新东京”灯火辉煌,繁华之下却又充斥着无所不在的丑恶。经济萧条社会政治局势动荡不安,全市即陷入空前的革命暴动。小型帮派之间的殴斗,示威者与警察、军队间的冲突,新东京除了暴力,似乎只有颓废。而国家的命运,掌握在最高委员会的手中。人们对谣传即将有世界末日的到来感到十分害怕,加上经济萧条社会政治局势动荡不安。而军方一直在秘密进行著一项名为“阿基拉”的研究。研究的内容就是日本科学家以40名人类作为活体实验,他们刺激人类脑袋,触发人脑的不同部份,引出人体深藏的潜力,成为超能者。对超常能力的人类进行培养,使其意志力变得极为强大,甚至可以对抗军队,摧毁整个城市。从而培养出新的一代人类,以领导人类走上光明之路。让日本再次成为世界强国。

  去年这部电影在2019年上海国际电影节上展映时,就因其强烈的魔幻感掀起过一波高潮,如今因为对2020东京奥运会将被取消的神预言,再一次火爆起来。

  人们之所以反应这么强烈,是因为1940年东京奥运会曾经被停办,它和1916年的柏林奥运会、1944年的伦敦奥运会都因为世界大战而停办。

  1936年柏林奥运会时,第二次世界大战尚未发生。国际奥委会仍在进行下届奥运会的准备工作。运动会期间,国际奥委会讨论了第12届奥运会会址问题。当时提出申请的总共达14个城市。经过几轮投票,东京、赫尔辛基两市获得预选权。最后表决时,东京以37票获胜。第12届奥运会原定1940年9月21日-10月6日举行。

  1937年7月7日发生卢沟桥事件,随后爆发长达八年的第二次中日战争。翌年7月,国际奥委会于开罗举行会议,中国奥委会代表抗议日本侵略中国,破坏世界和平,违反奥林匹克精神。并要求剥夺日本东京、札幌两市夏季与冬季奥运会主办权。日本则宣称:保证如期举行奥运会。国际奥委会接受日方说法,采取了观望态度,但在随后的国际奥委会执委会秘密会议上,决定将赫尔辛基和奥斯陆作为夏、冬季奥运会候补地。

  但在1938年国际奥会开罗总会后不久,日本奥委会在军方压力下,宣布1940年日本为了纪念神武纪元2600年,要在1940年举行大规模的军事演习而无法举行奥运会。

  文津奖获得者马国川在《国家的歧路:日本帝国毁灭之谜》一书中再现了1940年东京奥运会被取消前后军方控制下的疯狂的日本:

  以下为书摘:

  如果我们穿越历史,回到1940年上半年的日本,就会发现,日本朝野上下都在说 “不要错过这班车!”。这不是电影里的流行语,也不是对这个国家发展的期盼,而是希望日本搭上法西斯主义的车,与希特勒的德国、墨索里尼的意大利结盟。

  当时日本认为,这是一班通往民族复兴、大国崛起的快车,千万不能错过。只有后人才清楚地看到,日本要搭上的这班车,其实正在驶向民族灾难的不归路。一位记者在战后反思说:“那时整个日本都疯了!”

  1937年日本全面入侵中国,受到英美等民主国家的强烈反对。日本一方面在国际社会备受孤立,另一方面因为中国的顽强抵抗而深陷战争的泥沼。恰在这时,希特勒通过威吓等手段,取得了苏台德地区。德军进驻捷克斯洛伐克,一时威势赫赫。日本愿意加强与德国的合作,借此加强国际地位,孤立中国。希特勒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,需要日本在牵制英法军事力量方面发挥作用,承认了“满洲国”,同时策动强化德国、意大利、日本三国的合作。

  1938年初,德国外交部部长提议,结成三国同盟。此事成为日本政治和外交的最大议题,全国舆论分裂成赞成和反对两派。内阁更换了5次,有关的内阁会议也重复了70次以上的没有结果的马拉松式的讨论。

  海军是反对力量的大本营。和封闭而自大的陆军不同,日本海军高级将领颇有世界眼光,深知英美等国实力强大,日本绝非对手,三国同盟会“把英美变成敌人,招来日美战争”,导致大局溃败。海军大臣米内光政、次官山本五十六、军务局局长井上成美三人挺身而出,积极反对。右翼对三人恨之入骨,密谋暗杀。面对各种暗杀消息,三人不得不小心翼翼。山本五十六为防不测,还专门在自己的房间里放置了机关枪。最终,三人都离开了海军总部,日德意军事同盟主张开始占据上风。

  在走向三国同盟的同时,日本还掀起了排英、反英之风。此时的媒体已经完全成为陆军的传声筒,它们一方面指责明治时期以来日本外交“缺少自重”,存在“恐英论”“软弱论”,把本国政府贬得一无是处,另一方面攻击英国的国体和英国历史,辱骂英国国民的品性。8家最有影响力的报纸竟然联名发表对英共同宣言,强硬地宣称:“英国自中国事变爆发以来,一直曲解我帝国公正的意思,并策划实施援蒋战略,至今不改,导致了多起不幸事故的发生,对此我们深感遗憾。”

  舆论煽动起民众的反英情绪,军部趁机鼓动人们上街。以1939年4月在中国天津的英国租界里发生的所谓“抗日恐怖袭击”为借口,右翼团体展开打倒英国的活动。内务省也动员自治团体和“在乡军人会”等右翼势力,开展全国性的集会和游行。警保局的一位警官拒绝反英游行的要求,结果被咒骂为“海军养的狗”。

  这些行动导致英日两国关系紧张,陆军借此卖力地推动三国同盟。可是就在这时,德国却戏耍了日本。德国与日本签订《日德防共协定》,本来是以苏联为潜在敌人,然而1939年8月23日,希特勒违反《日德防共协定》,单方面与苏联缔结《苏德互不侵犯条约》。日德同盟的谈判因此陷入僵局。

  1939年9月1日,《苏德互不侵犯条约》缔结一星期后,德国入侵波兰,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。德军势如破竹地占领荷兰、比利时、卢森堡和法国,震惊了整个世界。德国的羞辱被迅速忘记,日本报纸全部都在报道德国最终将取胜的消息,进行有利于德国的宣传。大多数日本人相信,德军不久将在英国本土登陆,欧洲将成为希特勒的天下。美国驻日大使格鲁在日记里说,德国的“辉煌成功在日本人的头脑里起了烈性酒那样的作用”。于是,“不要错过这班车”就成为日本的口号。日本国民在中国的泥沼里已然筋疲力尽,梦想在与德国的同盟中求得光明。

  就在这样的背景下,新一届内阁首相近卫文麿任命松冈洋右为外务大臣。松冈洋右曾在美国西海岸的俄勒冈大学学习,深知美国的国力是不可估量的,向来讨厌德国。在德国违背《日德防共协定》与苏联缔结互不侵犯条约后,他曾说:“德国善于利用别国满足自己的欲望,即使违约也不干被他国利用的蠢事。和他们接近的国家,几乎无一例外都上过当。”

  可是甫一上任,松冈洋右就一马当先,奋力执行军部的政策,积极推动与德国结成以美国为假想敌的军事同盟。松冈洋右自己解释说,这样做是为了“曲线救国”,美国因德日同盟而不敢与日本开战,会调整与日本的关系,最终增进日美两国的亲善关系。这位自负的外交大臣说——

  现在,日本的政治家如果公开反对军部的意志,将会失去其实现政治理想和外交策略的机会,这已有许多前车之鉴。表面上随声附和军部的方针,暗中纠正他们的方针,不使国家越轨,这也是必要的谋略。据说军人头脑简单,这也就使我们有运用这一谋略的余地。

  我所说的改变国策,意指通过这种国际政治和国内政治的融合而提出的新策略。我承认,欺骗第三国、欺骗军部这样的谋略绝非值得称赞。但是,日本现今处于生死存亡关头,采取这种权术也是迫不得已啊。

  2003年外务省发表的《日本在战争中的外交失败以及外交过错》研究报告指出,日本外交的失误之一是 “没有决断力和执行力”,“特别是外务大臣本可以用职务为赌注起来坚决反对军部,那样就可以制止事态的发展,但外务大臣却没有勇气”。对于松冈洋右来说,这段批评是完全正确的。松冈洋右在国家大事上竟然沉迷于“权术”,妄图以瞒和骗的方式来达到反对军部的目的,这不就是“没有勇气”的懦夫行为吗?

  当时,枢密院议长质疑松冈洋右的做法会适得其反,“势必导致美国极力加强对日施压”。松冈洋右辩解道:“我认为,美国诚然会强硬一时,但会冷静地权衡利害得失,恢复冷静态度。”不过在质疑者的步步紧逼下,他也不得不承认,“美国是越来越强硬从而导致更险恶的事态呢,还是冷静地进行反省呢?其可能性各占一半”。

  就是怀着这样的“赌徒”心态,松冈洋右将外务省的有识之士清除,迫不及待地寻求与德意的结盟。在他担任外务大臣两个月后,1940年9月27日,日、德、意三国同盟签字。日本如愿以偿,没有“错过这班车”。

  社会各界为此欢欣鼓舞,即使有一些媒体人质疑三国际联盟盟,但是没有一张报纸把心中的反对意见用笔写下来,而是为三国联盟欢呼。《朝日新闻》政治记者熊谷正弥后来回忆说:“日、德、意三国同盟是走向世界大战的重要一步。但对此狂热支持和欢迎的言论、进行报道的人是很多的。我认为这是和梦游病差不多的心醉状态。”

  “心醉者”用文字留下了“梦游症”的证据。一家报纸的社论说:“这是国际史上一次划时代的壮举,为此感到无比欢欣。无论遇到什么困难,都应该全国上下一心努力突破。”另一篇社论则用诗一般的语言说:“在世界的黎明之前,新世界的王者日德意三国进一步加强了密切联系,这决定了将来的历史,同时像春风播撒种子一般,把新的希望撒在了地球上。”

  可是后来的历史证明,这不是什么“春风”,而是一股邪恶的“飓风”,它们将世界卷进了二战的惊涛骇浪中。

  

  相关阅读

  

  《国家的歧路:日本帝国毁灭之谜》

  ?

  《国家的启蒙:日本帝国崛起之源》

  文章来源:http://www.thepaper.cn/newsDetail_forward_6679866